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紀念金主教專欄 > 金魯賢主教百年誕辰紀念文章(三) >> 正文

金魯賢主教百年誕辰紀念文章(三)

發表時間:17-07-13 來自:(摘自《1916-2016紀念金魯賢主教百年誕辰研討會》) 作者:朱曉紅教授  點擊次數:14930

(三)

論金魯賢主教關于社會服務的思想

朱曉紅教授

我們應反省自己。我們是口里喊著“主啊!主啊!”而不承行主旨的人嗎?是把重擔壓在別人肩上自己卻不肯動一下指頭的人嗎?我們是不是裝偽作假、是耶穌所痛恨的那些經師和法利塞人式的人呢?是不是只顧自己享受、心中不斷和人攀比,整日只想著如何改善自己的生活條件而從不想著窮人的人呢?

——金魯賢,200411月諸圣瞻禮講道

金魯賢主教離開我們三周年了,今年620日是主教百歲誕辰。我們一起紀念他,就是一起緬懷他對上海教區和中國教會所作的貢獻,思考他給教會留下的寶貴精神遺產,找到激勵教會共融前行的資源。金主教在教會為何、如何進行社會服務有諸多論述,特別是04年一場大病之后,金主教在很多講道辭中檢討對窮人的工作不夠、對老年教友負債等是自己工作的失誤[1]。在那之后的近十年時間中,他對教會社會服務有較為系統的論述(主要見《金魯賢文集》和《金魯賢主教牧函集》兩書),教區還成立專門的光啟社會服務中心。在當下政府倡導和鼓勵宗教界積極參與公益慈善事業,引導宗教中國化、宗教與社會相適應的背景下,再來看他那些先知性的論述,非常必要并有價值。

一、窮人的教會和服務近人

“耶穌到世界上來,做了窮人,目的不是要大家跟隨同做窮人,而是要大家富裕起來,有時間贊美天主,過一個真正合乎人的真理的生活。”

——金主教2001年圣誕瞻禮講道

1、窮人的教會

在回憶金主教和光啟學校的淵源時,馬百齡女士評價說:因為幼年失怙的緣故,金主教個人的成長經驗鑄就了他深刻的靈性認識,那就是教會永遠是保護貧弱者的母親。主教也曾經在很多場合里說,自己年幼父母雙亡,家里一貧如洗,相依為命的姐姐因病去世,教會給了他最大的保障。因此,80年代后期接管上海教區之后,他積極鼓勵天主教知聯會、光啟學校繼承天主教的社會服務傳統,堅決不能以盈利為目的,要以服務窮人為中心,之后開設的老人院、光啟社會服務中心等亦是如此考慮。

在金主教“窮人的教會”的宣講中,不僅有他個人的經驗,更有教會的神學。因為救主耶穌來到世上,生在馬槽,做了窮人;“耶穌喜歡這些窮人,親自隱藏在他們身上。我們在為他們服務時,就是在為耶穌服務”,圣經中,耶穌教導說,你們為弱小者做的,就是為我做的;你們做在這些人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小弟兄沒有吃,你們給他們吃,就是給我吃;窮人沒有衣服穿,你們給他們穿,就是給我穿。因此,金主教指出,我們在窮人身上看到耶穌,當我們服務窮人的時候,“我們就是在服務耶穌”[2],他引用德肋撒姆姆的話:“不是我們給了他們什么,相反,是我們從他們身上獲得了許許多多。”[3]

當然,窮人并不是僅僅是指物質層面的,金主教也看到了現代人心靈的匱乏,需要教會的關懷。“窮人并不一定是物質上匱乏的人,有需求者不一定只在物質上尋求幫助。心靈空虛的人、孤獨無依的人、子女出遠門的老人、躺在病床上需要有人照顧的人……在我們的周圍、在我們的家庭鄰人之間,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找到。我們應該像德肋撒姆姆一樣,從這些人身上辨認出正在等著我們為之服務的‘窮’耶穌。”[4]

社會學剝奪理論認為,被剝奪狀態可以有兩種層面,一種是絕對剝奪,指貧困的客觀經濟狀態,另一種是相對剝奪,是指與參照群體相比,需求得不到滿足的主管心理狀態。因此,物質層面和心靈層面匱乏的兩類窮人,相應的就是指這兩類被剝奪的人群。政府經濟政策著重解決絕對剝奪的問題,而教會等宗教組織則可以更多地在解決相對剝奪方面下工夫,讓這些“窮人”的意愿有一個表達的渠道,從而讓心靈平安富足起來。因此金主教才會說,“耶穌到世上來成為窮人,不是為做窮人而做窮人,而是同大多數窮人一起消滅窮困”。[5] 如此,窮人才算真正聽到了福音,而得以贊美敬拜神[6]

2、“誰是我的近人?”

“近人”是金主教經常提到的一個詞匯。主教曾經嚴厲譴責那些光有華麗言辭,而沒有實際愛心,更沒有任何實際行動,或只顧自己享受,對貧病之人漠不關心之人,主教甚至說,這些人不配進天國的大門。他用路加福音十章中的經文來回應“誰是我的近人”:凡遭遇災難的、凡需要幫助的,都是我們的近人,都是我們應該去行慈善的那個近人[7]

一方面,“近人就是急需的人,凡我們周圍有急需人幫助的人就是我們的近人”——金主教反復在他的牧函中提到類似的思想[8],勸勉教區里的神父、修女、修士和教友一起幫助自己的近人。孤獨者、獨居老人、下崗工人、失業青年、來滬打工而找不到工作的農民、付不起醫藥費的病人、交不出學費的兒童和青年、突遇變故的人、地震暴雪等受災者、邊遠地區的學生——都是主教牧函和文章中的提到的、上海教區關切的“近人”。另一方面,近人是因為愛心,才成為“近”鄰的人。金主教在看望河北希望小學時,說過非常動情的話:恨使近在咫尺的人分離,而我們相信天主是愛,心中有愛,再遠的時空都會把我們拉近。[9]

關注近人,就是要“效法上愛天主下愛眾人”,心中要有愛才能把人變成近人。如此,關注近人和窮人,是來自基督的誡命,是做基督門徒的基本行為規范,也是教會的三重職務之一[10],在這個意義上,宗教就是慈善。而且,如果不能好好地實踐出耶穌基督的誡命和愛心,那么就有禍了,因為“窮人來到就是耶穌駕臨,耶穌說過在窮人身上看到祂,我們決不可怠慢窮人,必須熱情地招待他們。誰怠慢窮人的,耶穌將向其算賬。”[11]

二、“仁愛工作”的性質

這些物質和心靈上貧窮的人,不需要我們的可憐、不需要我們的施舍,他們需要的是友愛相待,需要的是同情幫助,需要的是把他們放在眼里,把他們作為一個人看待,不是漠視他們,好像他們是否存在與我們無關一樣,或者當我們為他們做一些事時,仿佛是在給他們一種‘恩賜’:比如經過時扔幾個硬幣給他們,而不正視他們一樣,探視時,帶一籃水果給他們,而不愿聽他們的嘮叨;交談時,不時瞄手表一眼,巴不得早早離開。

——金主教于200310月紀念德肋撒修女列入真福講道

仁愛慈善是天主教的重要特質,仁愛是一種施予的工作,“施予比領受更有福”,主教看到教區內不少教友雖然知道這句圣經,但是卻很少有實踐,是因為認識上的四個誤區。第一,有些教友看重的見證是教難致命,然而如今這樣的時候不多,而且不一定非要到教難的時候才可以作證。因此他鼓勵大家要以實際行動做好愛德的工作,多做見證,“在平時生活中幫助窮人,探望病人,孝順老人,就是在為基督作證”[12]。讓教會彼此友愛、互相團結、互相包容、互相幫助。

第二個誤區是,大家以為仁愛工作就是簡單的哀矜,給施舍。如果僅僅以為出門看到乞丐給錢、親眷鄰舍有困難時去幫他們,這樣的慈善工作是消極的、不夠的[13]。金主教指出,仁愛同時也和正義、真理和自由在一起[14],正如前教宗在《真理中的愛德》以及教會各社會通諭所體現的,教會的仁愛工作最終導向重建公正的價值等級制度、恢復人性尊嚴[15]。貧困的根源在于少數人的自私自利,教會要在現代社會的“曠野”中大聲疾呼,在和社會的團結中去消滅貧困,消滅那些與自我中心、消費主義、物質主義、享樂主義等罪惡相關的現實[16]。相應地,第三個誤區是,人們以為仁愛工作最終是為了傳福音,是引導受助者皈依、傅洗的手段。金主教用了自己的例子告誡大家,能讓人皈依的不是人,而是圣神,仁愛工作首先是要幫助受助者樹立生活的信心,給予他們尊嚴,如果受助者自己因感動有需要,才可以邀請他們加入慕道班,考慮領洗問題。[17]

第四個誤區以為,慈善工作是國家的事、政府的事,或者教區已經做了,個人就可以免了,主教指出這是一種錯誤的想法。主教認為,“獻愛心,要從我做起”[18]。比如效仿“圣母的愛心”,圣母是加納婚宴的客人,但她和普通參加婚宴的客人的差異就在于,她發現別人的困難,為他們請耶穌的幫忙。“耶穌的時辰還沒有到,但圣母的祈禱,使這時辰來臨了。我們教友要學習圣母瑪利亞的這種急人所急、樂于助人的好榜樣,像她一樣細心關心別人”[19]。主教曾經這么追問教區諸位兄弟姐妹:“現在社會上下崗的人增多,外來的民工增多。我們能像圣母一樣對他們關心嗎?我們能像圣母一樣發現他們的需求嗎?能在他們還沒有開口之前,首先伸出援手嗎?如果我們教友還不能這樣主動地關心和愛護幫助周圍的人,我們怎么能自稱為耶穌的門徒呢?”[20] 主教還曾建議教區神父,在各自的堂區發起上海“明愛”(caritas,即慈善)捐贈,教會孩子學習仁愛,比如引導孩子將壓歲錢捐贈給災區孩子、失學孩子[21]

三、上海教區的社會服務工作

災區人民不能回報你們,這樣,你們的功勞自然也更大。耶穌會代他們回報你們,正如祂在《瑪竇福音》第六章第3-4節所教訓的:“你施舍時,不讓你左手知道你右手所做的,好使你的施舍隱而不露;你父在暗中看到,必將賞報你。”

              ——金主教2005年春節牧函

雖然金主教多次公開為教區慈善仁愛工作做得不夠而道歉,但是實際上,上海教區的社會服務工作很早就有系統地展開,而且規模不小,在2006年圣誕節牧函中,主教寫到:“十幾年來,教區始終將收入的百分之五用于仁愛工作。教區近兩年籌備成立了‘光啟社會服務中心’(類似于各國的‘明愛’組織,以加強和統一教區仁愛工作)”[22]

上海教區其實很早開始社會服務,1986年正式在民政部門注冊成立的“上海天主教知識分子聯合會”,在教區提供免費醫療咨詢和義診,開設外語、電腦和音樂進修學校來服務社會;84年教區成立“天主教上海教區光啟社”,從事宗教文化研究和刊物內部發行工作。2005年上海教區又成立光啟社會服務中心,將社會服務推進到一個新的高度,如今上海建成了由光啟社會服務中心統籌大型社會公益慈善,各堂區神父與愛國會和知聯會自主開展服務社區的多層次社會關懷行動網絡。

相比于其它教區,上海教區對社會服務投入力度很大,每年從以前400\500萬到現在600萬的額度,其中50萬給上海慈善基金會,50萬給紅十字會,其余的全部用作教育、敬老、關愛外來工、醫療及特殊項目的社會服務[23]。上海教區的社會服務工作不單面對自己的教區,而且覆蓋全國無數個省市自治區;不單直接面對救助對象,還以準基金會的形式與各地教區社會服務機構合作,資助它們的救濟慈善服務工作。

由上海教區開展的社會服務中,非常規性的應急賑災只是小部分,常規性的慈善事業將支持教育放在首位,這也體現了現代救濟的特點:將必要的救濟給予職業和教育,從而改變或消滅導致貧困的原因。從2005年至2015年,上海教區共發放了3000多人次的助學金,涉及大、中、小學生和技校生,輻射面達東北、西北、西南等地;援建和幫助了30余所學校和幼兒園、4所孤兒院、 3個智障服務機構,以及一些內地修院。

另外,上海教區非常緊密關注大都市的老齡化問題和農民工問題。光啟社會服務中心聯合各堂區的本堂神父及愛心小組,定期走訪、慰問80歲以上的老人、孤老和病患者3萬多人次,資助困難老人1000多人次。除了資助上海教區自辦的兩家敬老院,光啟社會服務中心還資助國內18所敬老院。上海是個移民大都市,教區已故主教金魯賢主教曾在2009年專門就民工問題寫了四旬期牧函,要求上海教區關懷金融危機帶來失業潮中的農民工兄弟姐妹,時為上海市委領導的俞正聲書記還專門題詞,稱贊這個牧函是愛國愛教的典范[24]

這些工作都和金主教的推動分不開,除了農民工問題的牧函之外,04年諸圣瞻禮的牧函是關于成立光啟社會服務中心[25]05年春節牧函是關于地震海嘯的,08年和09年春節牧函是關于援助地震災區同胞[26],這些牧函中有的具體部署,如08年春節牧函要求要求四旬期第一主日堂區和教區機構為災區募捐,由光啟社會服務中心代辦[27]

四、結語

“創業不易,守成也不易,如要守成,必須創新”,要保過去的成就,必須著眼于未來,才能做好現在的工作。眼望未來,與時俱進。

——金主教2011年春節牧函

最近幾年,政府積極鼓勵并規范社會慈善公益組織的發展,先后通過了諸多法令和法律,20122月國家宗教事務局等六部門近日聯合印發《關于鼓勵和規范宗教界從事公益慈善活動的意見》, 201412月國務院發布的《關于促進慈善事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以及20163月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慈善法》。在社會慈善服務領域,政府和民間慈善組織的對話與合作開始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這是宗教慈善機構的機遇,同時,宗教慈善的自組織能力也應加強。

就上海教區而言,除了“天主教知識分子聯合會”是一個正式注冊的機構(全國最早的獨立注冊的天主教機構),“光啟社會服務中心”僅僅是教區同意、宗教局備案的機構,與規范的慈善團體相較,它的資金來源單一,專職人員僅為5個半人,義工流動性很大,沒有足夠的專業人員,這些均制約著今后工作的發展。

金主教牧徽上的經句是“祂該壯大,我該縮小”(祂指天主),作為老耶穌會士,他有老派的行事規則:不希望高調做事,不希望社會過高的曝光率,左手行善都不應該讓右手知道,教會的慈善不求世人的嘉賞,只求上主預許的賞報[28]。公益慈善是教會的傳統,正如光啟社會服務中心主任高超朋神父反復強調的,教會就是慈善:在中國教會做慈善要懂中國的國情,再加教會慈善要保證具有教會特色的資助項目,比如資助貧困教區的教友培訓工作、以彌撒金的方式資助生活貧困的神父、資助修院的伙食等,因此,他們認為,目前教區的社會服務機構與服務的規模還是相匹配的。

2016620

(參考資料:略)  

第1頁

上海市徐匯區蒲西路120號 郵編:200030 電話:021-64412211 傳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

漂亮的喂奶人妻中文字幕